黑色的梦境中染尽悲伤

关于《知否》齐衡的一些看法和分析

这几天看了很多踩齐衡的弹幕评论,有说他懦弱不干脆的,有说他冲动出风头的,甚至上升演员和粉丝非说是粉丝为演员洗白角色什么的。不是,什么都让你们说了,合着齐衡做什么都是错的呗,气的肝儿疼。
马球场那儿,齐衡是为了哄六妹妹开心讨六妹妹欢心,又不是为了出风头;不为那儿,他没有第一时间扑上去挡板子,是因为他从小被父母宠爱长大,所以信任他妈,结果错失了救人的机会。说到底齐衡这个角色本身是有弱点的,年幼天真,理想化,这次的大难也是他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几乎可以说是打碎重塑他的世界观了。但弱点软肋不完全等同于缺点也不等于就一定是错误啊,在他所处的环境位置年龄段,这真的已经是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不然你指望一个十几岁的封建社会土生土长的男孩在古代封建礼教那么不宽容的情况下做到什么程度啊?根本不现实好吗,他又不是活在玛丽苏小说里的汤姆苏男主。。我也不是说就非得让人承认他完美无缺啥的,实在是之前被各种毁三观的弹幕评论气到了= =顾二叔说的那些话明显就是忽悠人,真那么干齐盛顾三家都会凉凉的好吗#更别说齐衡还被监视着呢。那么多跟着踩男二的人到底有没有自己动动脑子想想后果和可行性啊。总是“如果如果”“假设假设”的有什么意义?这么说吧,不论齐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最后都会落到这个境地,这是时局变换下的多方影响导致的。除非他有改变时局的能力,而我们也看到了,国公府只是虚高,齐衡还太年轻没有来得及成长起来积蓄足够的力量砝码,他家就是杀鸡儆猴的那只“鸡”。这是在压抑的封建背景下的绝对权力的压迫所导致的悲剧,非个人之罪。说实话,在那个时代他那种身份能长成一个平等对待他人的人就已经很好了,而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周围人为他营造的单纯宽容的成长环境,但同样是因为这样的爱护让他天真和理想化,让他和所处的残酷世界格格不入,所以,无解。
那些说为了演员洗白角色的可以洗洗睡了,这个角色本身有弱点或者一些缺陷,但就是没啥黑点,有什么可洗白的。还有谢谢夸奖,龙哥演的就是很好啊(微笑)

我觉得《未/成/年/人/保/护/法》这个法律本身是有存在必要的,毕竟儿童真的是太容易被害了,但里面的具体规定条例有很多不合理。既然叫《未成年人 保护(重音)法》那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保护无辜的未成年这个大群体上,而不是如何保护犯罪分子【未成年的罪犯也是罪犯】。比如,对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要从重处罚之类的,而不是未成年人犯罪了要从轻甚至不罚。现在的法律就是只保护了犯罪的未成年人,真正应该得到保护的无辜者们反倒成了牺牲品,干脆改名叫《未成年人罪犯保护法》好了→_→

【魔道祖师】义城篇.剑网三江山雪版配音剧(原著向.带薛洋、金光瑶玩) UP主: 旭语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291635

墨香铜臭原著《魔道祖师》改编,全一期古风广播剧《正魔》(义城篇无性向) UP主: 御御涵涵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262776

剑三里都是悲剧啊T_T 【视频:又见枫华 高清】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QzNjY4NjI0.html?x&sharefrom=android(来自于优酷安卓客户端)

幻梦


可能OCC 半架空
嫌麻烦的我唯一把构思删减后真正下笔写出的短篇
奇迹世代同校高中设定
——————————————————

前言

黑子哲也抚摸着人鱼赤红的发丝神情恍惚 喃喃自语:“这次绝不会再放你离开了...”
——————

1.
黑子哲也站在游船的甲板上,不远处黄濑凉太端着两杯饮品向他走来。
2.
“黄濑君...这是酒吧。未成年人是不允许喝的。”这么说着,却是伸手将杯接了过来。“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是在公海上...”听见黄濑的嘟囔,他默默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3.
黑子低头望向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随着轻微的晃动缓缓流淌。明明并不是十分相近的颜色,却莫名让他想起某个赤发的少年。
4.
黄濑看着开始走神的黑子 眼神有一瞬的黯然,随后扬起与往常一般无二的灿烂笑容:“小黑子~小黑子~ 好不容易小赤司同意你出来旅游~不要发呆啦~接下来七天 让我们玩儿个痛快吧~。”
5.
黑子一向缺乏表情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几丝惊惶无措,黄濑更是早已僵在当场。‘赤司君(小赤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6.
赤司征十郎定定的看着黑子:“哲也,不打算解释一下吗?”赤司其实很愤怒。只是因为是黑子,他愿意压抑怒气给出澄清的机会。
7.
“队长不是都看见了吗。没什么好辩解的。”黑子面色恢复如常,握着黄濑的手却越来越紧。
8.
黄濑一直没有说话,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开口情况只会更糟。即使手被握得生疼,也只是微微皱眉 沉默着。...况且 无论黑子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决定遵从。
9.
...良久,“哲也,我们分手吧。”“好...”
————————————————————
只要尝过一次便再也无法忘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是爱的味道啊...
——————D·伯爵
10.
“赤司君怎么可能会死呢,一定有什么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黑子哲也面无表情的脸上泪水不断滑落。“小黑子你冷静点儿!”“我很冷静!...呼~ 如果我们没有提前回来 而是和赤司君一起遇难......”话没说完,他便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小黑子...你还有我 你还有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我...”黄濑声音颤抖 带着哭腔,有些语无伦次。黑子沉默下来,反手抱住对方 没再说话。‘如果我们没有提前回来 而是和赤司君一起遇难的话...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对吧 凉太...’
11.
距赤司去世已经过了一个星期,黑子也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虽然他跟朋友们说这些日子不要去打扰他,可黄濑实在忍不住了。
12.
黑子正在逗弄新买的观赏鱼,忽然听到门铃声。
13.
“黄濑君 你怎么来了?啊,这不重要,”黑子很高兴“正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找到赤司君了。”“小赤司已经死了!打捞上来的尸体碎片你不是也可看到了吗”黄濑看起来有些担心他.“赤司君没有死,我找到他了。”他坚定的重复。“小黑子你...”“我的精神没有出问题!”他打断黄濑的话。
14.
沉默。 “小黑子,既然你这么喜欢他 当时为什么同意分手呢?”“以赤司君的性格是不会接受这样不完整的感情的吧...虽然并不是没有留住他的办法,可既然被发现了,那至少应该让他自由选择。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是现在...绝不会那样了...”黑子呢喃“一定三人在一起...”“小黑子...”“嗯?没什么。 我也喜欢你呦~凉太。”“突 突然说什么...我走了。对了 ...”“上学是吧?我会去的。”他眼含笑意看着黄濑带着几分欣喜慌乱地离开。
15.
黑子重新开始上学三天后 消失了。奇迹时代的同伴们发疯一样的找他,黄濑更是要崩溃了一样。
二十四小时后,警察强行撬开了黑子哲也的家门。
16.
黑子家的大厅不知何时摆放上了一个巨大的鱼缸,黄濑从里面看到一条等人大小的奇异的鱼和黑子哲也的...半具身体...
17.
黄濑蹲下身 痛哭失声,不住呕吐。再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依稀记得其他几人人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的狼狈样子。
18.
据警察说那条死鱼是一条少见的儒艮。在鱼腹中不光找到了黑子哲也的身体组织,还化验出了...赤司征十郎的DNA...
黄濑听完后,忽然想起了黑子说的话:
‘我找到赤司君了’
儒艮赤红的眼睛、背鳍、鳞片
‘赤司君没有死’
鱼腹中化验出的赤司的DNA
‘一定三人在一起’
黑子被吞食的身体...黄濑一瞬间泪流满面
“呐 小黑子,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下了呢?”
————————————————————
美好的事物被粉碎和悲惨的梦境真实地展现在眼前,哪一个...更令人痛苦呢?
——————
19.
“呼...呼...原来是梦啊!”黑子哲也坐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原本熟睡的黄濑凉太被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怎么了?小黑子”“没事,梦而已。睡吧。”
20.
“黄濑君,起床了。”黑子轻轻拍打黄濑的脸颊。黄濑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发出“唔~”的一声 皱紧眉。“哪里不舒服吗?”“腰疼~...”。黑子有些好笑的拍拍黄濑“不要每次都用同样的理由撒娇。”黄濑委屈的看着他“真的腰疼~”。黑子眼角微挑“那...揉揉?”“嗯~”“呵”
“黄濑君”“唔~?”“果然这样不行,我们去找赤司君坦白吧!”“...嗯”
21.
“小黑子 你想怎么和小赤司说?”
“实话实说。”
“哈?!会 会死的!我不去了行不行?”
“都快到了才想要返回,啊 赤司君已经看到我们了...”
“呜~ 小黑子,你绝对是故意的...呜~”
22.
黑子哲也捧着骨灰盒“难怪当时那么容易你就答应了呢,早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吧...赤司君。”
23.
黄濑凉太惊诧的看着黑子把灰白的粉末倒入杯中。
24.
黑子用水将粉末冲开,一口气喝下去。他忽然想起梦里那条吞吃了自己的身体 与赤司拥有同样相貌的人鱼。面无表情的脸上唇角微勾,流露出几丝满足。
25.
黄濑几乎是呆滞的看着黑子把杯中的液体喝掉。那样的黑子他从未见过。
26.
“小黑子,你觉得幸福吗?”
“啊,很幸福。黄濑君呢?”
“我也很幸福。”因为你觉得幸福啊,小黑子...
“赤司君一定也这么觉得,”黑子张开双臂,拥抱眼前的少年“因为 我们三个永远在一起了。呐~ 是吧 ,凉太。”
“啊。”是啊,我们都很幸福...
——END——

儒艮: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与人类某些习性类似会将上半身露出海面怀抱幼崽哺乳
因身形与女人有些相像被认为是美人鱼的原型 实际相貌丑陋【绝无贬低之意】为了不影响阅读感受图片就不放上来了 至于儒艮有没有红色的 反正是半架空就当他们的世界有吧